【酒促體驗日記】於是邦妮就這麼成為酒促了(上)

酒促哲思語錄:如果覺得對的事情,就以行動去實現它!

 

前幾天在天下雜誌看到一個故事分享放棄高薪 捕捉台灣平凡人生,一個法籍華裔女孩陳思婷,她說:「雜誌上總是名人成功的故事,但那只是極小一部份人的故事,不是我們的故事。」於是,她仿造Humans of  New York的方式,自己創立了一個Humans of Taiwan的粉絲專頁,記錄起台灣的人,台灣的故事。小人物的故事能帶來勇氣。

這個故事感動了邦妮,讓邦妮有勇氣在部落格上分享以前的故事。邦妮曾經在研究所畢業後,短暫當了兩個月的酒促,想當然爾,這個工作對邦妮這個從小到大都是乖乖牌的人衝擊相當大,但邦妮也從中學到了許多做人做事的道理,以及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。在陳思婷的故事鼓舞之下,邦妮想與大家分享自己的這一段小人物的故事。也帶大家一窺酒促這的特別的職業。喜歡的人可以多來《蜜蜂邦妮@The Beautiful World》逛逛喔:)

 

所有的冒險皆從無知開始

故事從那時為了要存歐洲旅費說起。從研究所畢業,經歷找工作的四處碰壁之後,在一個下著細雨的晚上,正當邦妮坐在家一籌莫展的時候,人生出現了轉折。

邦妮在人力銀行上看到之前投遞履歷一直沒有回應的公司,不知哪來的勇氣就拿起電話打過去。接電話的那頭很阿莎力地說:「那妳現在有沒有空過來面試?八點半到公司可以嗎?」

於是換上襯衫,畫了淡妝,Google了公司位置就出發了。後來覺得不會有人比邦妮更蠢,面試的人一定也很想笑,因為邦妮居然穿襯衫去應徵「酒促推廣人員」。因為邦妮天真地以為「酒促推廣人員」應該跟「酒促小姐」不一樣,是站在門市賣酒的那種推廣人員。(好啦!邦妮承認以前真的是太象牙塔了…)

人力銀行上的介紹:「推廣促銷人員工作職別為服務業,工作性質為酒類產品推廣及代言,工作內容絕不複雜,嚴禁有八大行業行為出現,是一個大眾化服務正當工作行業,敬請放心。」邦妮深信不疑。那時候還不太知道酒促是什麼。現在回頭想,就覺得這樣的介紹對比酒促工作的場合有點諷刺。

到了公司之後,有點害怕。因為所謂的公司其實還比較像倉庫,是鐵皮屋搭的,有一些酒箱擺著,還有貨車停著。倉庫中黑壓壓的,看不清楚裡頭到底有什麼。那種漆黑讓人有一種要拔腿狂奔的慾望,因為裡頭好像隨時都會有一條大蛇出現,把人吞了。

「這跟我想像中的不一樣…… 會不會是詐騙集團?還是人蛇集團?會不會被騙,然後被推入火坑?」都還沒開始面試,邦妮腦袋裡的小劇場已經開始上演。邦妮的反應也太遲鈍,這些問題其實應該在拿起電話筒播號碼之前就該想清楚,但一直到現場之後才開始思考要不要進去也太慢了吧…完全就是想存錢想瘋了

正當猶豫的時候,看到了一位換上便服的酒促正要離開。突然放心了,心想:「還有其她人阿!應該還好吧!」隨口和那位酒促打了聲招呼說:「哈囉!我是來面試的!酒促都要像妳這麼漂亮嗎?」

「不會阿!妳想太多了,妳也很漂亮。」那個酒促語氣平穩地這樣回答,好像這種問題她已經回答幾百次了。

不得不承認,那位酒促的語調雖然沒有感情,但卻讓邦妮情緒穩定了一些。抬起腳往倉庫內移動,辦公室就在進門處沒多遠。裡頭亮著燈,還有幾個人影。鼓起勇氣敲門進去辦公室。

    www.blogbonniebee.com所有,謝絕轉載d,請 尊重著作權。

妳知道什麼是酒促吧?

「我要找李小姐。」「我就是」留著長髮的李小姐坐在位置上,沒有微笑,和剛剛遇到的酒促一樣,正在進行千篇一律的問答。

李小姐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即使看起來很熱絡,但也是千篇一律的熱絡。對她們來說,好像回答問題已經變成一種本能,原本就被設定在基因裡頭,只要開關一打開,就會自動執行。在往後的日子才知道,她給人的那種跟你是朋友的感覺,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像。

「我有看到妳的履歷。妳知道為什麼沒有叫妳來面試嗎?」李小姐的開場白讓邦妮有點小驚訝。

「呃……因為我是台大研究所畢業的嗎?」想了一個最有可能的答案。

「對!妳都念到研究所為什麼想要來當酒促?」

「因為想要存旅費,而且只能做兩個月。機票已經買好了,兩個月後必須要出發。請問可以做短期的嗎?」邦妮像是在交代後事一樣鉅細靡遺地把想來應徵的原因說了一遍,因為不想到時候不負責任地說走就走。

「可以啊!」李小姐真的很乾脆。

好像完全不用猶豫,李小姐看了看邦妮的臉,接著說:「妳的妝太淡。」

講話的同時,她在原本的座位上熟練地點起了一根菸,優雅地將菸夾在右手中指與食指之間,並將手肘擱在桌上,十分享受地吸了幾口菸。那支菸像被馴服的野獸,乖巧地依靠在李小姐的手,一吸一吐都渴望著主人的寵愛。

李小姐用咕溜溜的大眼看著邦妮,氣定神閒地問:「妳知道什麼是酒促吧?」

「……」邦妮居然猶豫了!她既然會這樣問,代表這個酒促一定不是想像中是站在門是的那種酒類促銷人員。

看到邦妮猶豫不決,李小姐也沒有特別想解釋的意思。她問:「有看過酒促制服嗎?」

「會不會太露阿?」邦妮腦海中浮出很清涼的畫面,但壓抑內心的擔心,盡量冷靜地問。當下決定,如果制服很露,就拒絕這份工作。

這時,李小姐終於放下手中的菸,隨即站起身,走出辦公座位,拿起一旁的台啤制服放在胸前一比,身體微微向左傾,這個動作像是服裝店店員在示範店裡的衣服,她做得非常稱職,因為她讓人很想穿那件衣服。

這時才注意到她只有穿一件POLO衫和一件休閒小短褲,還有拖鞋,露出非常勻稱的身材。然後她不忘補上一句:「不會很露阿。」

酒促就是要這樣,就算客人把酒嫌得稀巴爛,還是要有能力挽狂瀾的三寸不爛之舌讓他們把酒喝下去。

邦妮看了看,雖然裙子短了點,但不會很露,就是一般無袖連身裙的樣子,而且迸出青春洋溢的氣息,有一種啦啦隊服的感覺,挺好看的。但邦妮後來才發現,酒促制服就是酒促制服,走到哪都是焦點,就是會被品頭論足,衣服露不露根本不是重點。

 

更多精彩內容請見【酒促體驗日記】於是邦妮就這麼成為酒促了(下)

    www.blogbonniebee.com所有,謝絕轉載h,請尊重著 作權。

*【酒促體驗日記】只是一個小人物的分享,絕非鼓勵大家來當酒促喔~

 

蜜蜂邦妮粉絲團~喜歡邦妮的朋友請按加入粉絲團喔↓↓↓↓↓

意見分享

【酒促體驗日記】於是邦妮就這麼成為酒促了(上)” 有 1 則迴響.

迴響已被關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