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酒促體驗日記】酒促成年禮

今天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站點,也是正式上班的第一天。沒有學姊,一切都要自己應對,也是證明自己的時候到了。

這一天對邦妮的意義就像是成年禮對於原住民的意義。就如同原住民要通過成年的考驗,必須要出草,或是獵山豬來證明自己的勇氣。酒促的成年禮是一個人站點,不需要有人在一旁督導,就能對自己負責,知所進退。

邦妮對自己說:「酒促是上天給我的一個試煉。」

上班前一天,最困擾的問題就是到底要怎麼去每個店家。邦妮是一個大路癡,也沒有衛星導航在手,只好土法煉鋼,在Google上找出每家店的地址,安排好路線,再實際騎車上路跑一遍。在研究路線的同時,也要估計兩點之間的距離大概要花多少時間。感謝有Google Map的出現,它真的是酒促最好的朋友。

 www.blogbonniebee.com所有,謝 絕轉y載,請尊重著 作權法。

菜鳥酒促

正式上班第一天第一場,清點完所有要帶的物品,就背著大大的贈品袋,踩著酒促的白靴子騎上摩托車出發。到了泰吉餐廳,邦妮開始有點緊張。扛著贈品進門,和店家打過招呼,就用店家的電話打給督導報點。

「台啤邦妮…呃…邦妮…」支支吾吾了半天,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。「到底在結巴什麼!報個點有這麼難嗎!」邦妮露出了尷尬的微笑,同時,看到櫃檯的人在忍笑。不用問他們也知道這個人是新來的。

「台啤邦妮泰吉上班。」不虧是督導,又再一次冷靜地接話。

到點後,謹記學姊所教,在報完點後開始寫報表。報表中要填庫存、價錢。有些酒促熟練的話,就會把價目表記下來,下次上點之前先寫好,才不用每次到店家都要一直問價錢。點庫存的同時要整理檯面,讓有貼紙的那一面瓶身向外。

這些標準作業流程對新手邦妮來說,很生疏阿ლ(゚д゚ლ)

點庫存時,再度發現一個問題。,邦妮對數數有障礙,數來數去就是會忘記自己數到哪裡,然後又得重新再來一遍。如果店家排得整齊就算了,欄數乘上列數就知道有幾瓶。但就是有些店家排得非常隨興,凌亂的酒瓶讓人很想翻白眼。以前上餐廳用餐哪管酒瓶排得怎麼樣,開了冰箱就拿了,愛拿哪一瓶,就拿哪一瓶。現在當起酒促真的就要很認分地整理,做小學生數數。

在還沒正式應對客人之前,就發生這麼多狀況,真懷疑自己有辦法撐完今天嗎ヽ(o’Д`o)ノ

當所有前置作業都結束之後,戴上行銷活動的背帶,在冰櫃貼上活動海報,活像個要參加競選的候選人。現場只看到一桌客人,這桌客人桌上跟地上擺滿了酒瓶。聽店家說他們從中午喝到現在。

傻眼◎_◎

「不是已經晚上六點多了嗎?還在喝?酒量也太好。」一邊裝沒事,一邊觀察是不是還能夠多賣幾瓶給他們。幸運的話,他們會是今晚的第一桌客人。但真不巧,他們已經準備要離開,顯然那些酒已經灌飽他們了。

他們離開前醉醺醺地說:「妳應該要早點來!妳看妳這麼晚來我們都喝完了。」他們不是第一桌這樣子說的客人,真的有些客人會覺得酒促應該要配合他們的喝酒時間,而且隨叫隨到。

因為是用餐時間,客人開始如潮水般湧入,餐廳變得越來越熱鬧。邦妮開始一桌一桌去打招呼。不過邦妮這時候猶豫了。

「客人一進門就要打招呼嗎?這樣會不會給人壓迫感?等客人坐下再過去?還是等客人點完餐的時候再問?但這樣會不會不積極阿??」腦中劇場又開始上演。

從來沒有想到,原來真正一個人上場的時候,要注意的細節這麼多。怎麼看學姊一點掙扎都沒有。

邦妮決定且戰且走,策略就是假裝已經做了很久。不過,儘管極力地想要掩飾第一天來上班,這件事還是讓客人看出來。心中越想掩飾,就會欲蓋彌彰。

「妳新來的齁?」一桌客人看邦妮倒酒的樣子做出如此得結論。

邦妮只好靦腆地說:「對阿!」說完之後就自己笑一笑,好像會安心一點。

「我跟妳說,妳看到我們杯子空了就來倒,倒完就去拿酒,不用問。妳去其它桌也照樣做就好了。如果他們不想要妳倒酒他們會跟妳說,妳多倒,酒就賣得越快。而且我跟妳說,有時候妳跟人家說妳是新來的,大家反而會幫妳,不要害怕。」

第一場就遇到這麼好的客人,好開心啊。這桌客人是啟蒙恩師,他們說了很多,教導怎麼樣賣酒客人才會買。從來都不知道,客人還會教酒促怎麼賣酒給客人。

泰吉餐廳很大,有兩層樓。整整三小時,跑上跑下,還要照顧包廂的客人,沒有時間一桌一桌幫大家倒酒。算一算,從第一桌開始,每桌花三分鐘,全場至少十桌,從第一桌到最後一桌,再回到第一桌,起碼已經過了三十分鐘,更何況有兩層樓的客人要服務。

很多客人會抱怨看不到酒促,要人拿酒和倒酒的時候人在哪。邦妮才發現,原來客人其實並不會發現酒促有多少桌數要服務,他們只會發現自己杯子空了。

在泰吉幾乎沒有時間休息,全場奔波,三個小時咻一下就過去了。

  www.blogbonniebee.com所有,謝 絕a轉載,請尊重著 作權法。

不停應付好奇客人的Q&A

接著,到了第二場,明日熱炒。

到了明日入炒,才發現活動海報貼在泰吉餐廳的冰櫃上沒拿走。督導說,因為很多酒促都不把海報當一回事,扔的扔,丟的丟。所以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每個酒促只有發兩張活動海報,背面要寫名字,就算用到爛掉也要見到殘骸,不見了一張就是要罰一百,沒得商量。(根本就像在懲罰小學生阿)

一百塊對這時候的邦妮來說很多,立馬嚇得一身汗,借店家電話打去泰吉餐廳請他們幫忙把海報收起來,晚點再去取。

相較第一場大型餐廳的無力感,這家小巧的熱炒店明顯溫馨許多。只要轉個身,就可以打開冰箱,多方便阿。完全像在自家廚房( ̄▽ ̄)~*

客人也像上家餐廳ㄧ般源源不絕地湧入,台灣人對於吃這件事情真的是非常熱愛,24小時不停歇。

因為有前面三小時的訓練,邦妮已經漸漸擺脫那種新上手的不確定感。

現在,看到客人就是要一個Move向前問他們喝不喝啤酒,然後跟他們聊天。有的客人說:「我的桌子杯子都不能空,要不要酒還要問嗎?」有的客人覺得:「妳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積極?酒喝完再拿就好。」太積極會被罵奸商。有的客人妹妹東妹妹西,一聽到邦妮台大畢業之後,態度180度大轉變,還要介紹工作給你。

客人是個有趣的生物,永遠都處在抱怨狀態。尤其對酒促永遠充滿好奇。才認識幾分鐘,就有人開始問:「妹妹妳幾歲?還在念書嗎?什麼學校的?為什麼來當酒促?電話號碼幾號?」

為什麼他們會覺得人家要回答這些問題?(認真就輸了阿Orz)

如果不想回答,客人還會覺得你服務很差。邦妮在想,他們應該是把某種程度的期待投射在酒促身上。這樣的對話在今天晚上一直重複。導致才做第二場,已經有一種入行好幾個月的感覺。

在忙碌中,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,時間一晃眼又過了三個小時。打電話和督導報告完畢之後,騎車去泰吉取活動海報,結束所有工作回家。

回到家已經快凌晨十二點多了,拖著疲憊的步伐進門,第一件事情就是坐下來研究報表要怎麼寫。

報表真的讓人很頭大,哪些空格要填,要怎麼填都是個問題。坐在書桌前忙到很晚。原來酒促不是只有賣酒還有和客人聊天,更多時間是在做這種別人看不到的事。今天有新人運,一個晚上賣了100瓶啤酒,也拿到了人生第一次的小費。

從口袋裡掏出200元的小費,直直地瞅著,過了一會才滿意地把它收起來。在順利完成酒促成年禮之後,已經是個可以獨當一面的酒促了。在開心今天的表現之餘也有了新的感悟。

在社會這個大染缸之下,酒促其實是一種灰色職業,沒有黑白,沒有好壞。可是灰的深淺造就了黑白。我們想要被染成什麼色,決定權全在自己。不知道接下來的日子會面對什麼樣的挑戰,能做的只有相信自己了。

   www.blogbonniebee.com所有,謝 絕e轉載,請尊重著 作權法。

酒促哲思語錄:長大就像飛機降落,失去的是自由自在的想像,越來越清晰的是社會的現實。自由是成長的門票,若不拋棄某種程度的自由,人也沒辦法長大。

 

*【酒促體驗日記】只是一個小人物的分享,絕非鼓勵大家來當酒促

 

蜜蜂邦妮粉絲團~喜歡邦妮的朋友請按加入粉絲團喔↓↓↓↓↓

 

意見分享